【EM】五件Eduardo帮Mark找到的东西(+一件他没有找到)(下)


分级:G

字数:3553


Summary:Mark总是丢东西。Eduardo(并不)总能帮他找回来。

 

 (上)



 

+1

 

几年之后在Facebook大楼的停车场里,他们自从诉讼之后后第一次面对彼此。

 

他们是成熟的成年人了,他们还是同一家公司的股东,Eduardo的名字还写在网站首页上。所以他们会遇见,很多次。

但是在走廊里偶遇不叫“面对”,因为Eduardo不愿意看Mark的脸,他自然也不知道Mark有没有看他;身处同一间会议室不叫“面对”,因为他们没法避免这种情况,但他们可以假装对方并不存在。

 

现在Eduardo站在地下停车场的电梯口,看着离自己不远的地方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背影。他不知道Mark在为什么站在自己的车前面一动不动,但他也不想知道。Eduardo放轻动作,整理好自己的领带,手指穿过头发让它们保持平整,然后走向自己的车子。

Mark一定看见他了。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一个是没有时间观念的CEO,一个是偶尔晚归就幸运地碰见了CEO的人。

 

他坐进驾驶座,放好包,启动车子,全程都在偷瞥离他不远的Mark,但是Mark一直一动不动地站在自己的车前。Eduardo收回目光,开车经过Mark的时候,他还是偷瞥了他一眼。

Mark也在看他。

 

Eduardo装作没有看见,把车开出去几米,但最终还是停住了。他叹了口气,打开车门走下来,转过身问Mark:“怎么了?”

Mark回答他:“我找不到车钥匙了。”

二人沉默了一下,Mark继续说:“我一开始以为落在办公室了,后来我觉得可能是忘在家里。”

Eduardo僵硬地点了一下头,气氛变得尴尬起来。他本来想一走了之,Mark是CEO,他总会有办法回家的。但是现在停车场只有他们两个,如果他置之不理,也不太合适。

“呃,”他试探地问,“你想搭个顺风车吗?”

“好啊。”Mark爽快地答应了。

 

每到一个路口,Mark就告诉Eduardo该往哪边走,Eduardo就按他说的开过去,同时在心里长叹一口气。从这里到Mark的家的路似乎永远没有尽头,他不知道这是件好事还是件坏事。他已经忘记上一次两个人独处这么久是什么时候了。

他们的沉默一直持续到第五个红绿灯,Eduardo刚刚停下车,Mark突然开口:“我很久没有见你了。”

Eduardo真真切切地叹了口气,然后说:“我每次股东大会都来。”也许他的到来不值得Mark关注。

“我知道,”Mark说,“但你不看我,我们也不说话。”

这可出乎Eduardo的意料了。他握紧方向盘,强忍住看向Mark的欲望,紧紧盯着前方的路:“下次我会看着你跟你打个招呼的。”

“好。”Mark说。

Eduardo点点头,莫名其妙地感觉很闷热,他打开自己这边的窗户,又漫不经心地扭过头查看副驾驶的窗户,然后愣住了。Mark在看他。

也许他这一路都在看,但是Eduardo一直强迫自己盯着路面根本没有发现;也许他只是随便看Eduardo一眼,但就是这么巧被Eduardo碰上了。无论如何,驾驶座和副驾驶座离得太近了,灯光又太亮,为什么会这么亮,亮到他能清清楚楚地看到Mark的表情的每一点细微的变化?

他想扭过头目视前方,但是红灯还没有结束,他没有理由看向前方,而他控制不住地想这么盯着Mark看。

 

他还想吻他。

Eduardo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太危险了,他在开车,不,不是因为开车而危险,是因为吻Mark这件事本来就很危险,他不能……

 

但是他们离得实在太近了,他们离得越来越近,Eduardo知道这么想、这么做都太危险了,但是这是红灯,Mark的视线在自己身上,Mark的嘴看起来很软,他以前已经错过了那么多次机会,如果这次他不这么做,他以后也不会有机会……

 

他最终还是吻了Mark。嘴唇刚刚相触他就退开了,然后就只能听到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他的嘴唇上一个碰到的东西大概是水杯,跟吻Mark的感觉完全不同,Mark的嘴柔软而温暖,跟水杯……为什么要跟水杯对比?完全没有可比性。Eduardo不记得自己上一个吻的人是谁,事实上他完全记不得自己曾经吻过谁,因为他刚刚吻了Mark,然后就像他这辈子只吻过Mark一个人。

 

他退开了,但是Mark没有。Mark还停在原来的位置,一动不动,眼睛也不眨地盯着Eduardo看。Eduardo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他想做点什么,或者说点什么,但是他动不了,也说不出话,他只是徒劳地后退了那么一点足以离开Mark的嘴的微不足道的距离,但是他们还是离得那么近。

近到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他和Mark,只剩下他和Mark的呼吸声,风停在车窗外进不到这个过于拥挤的空间里,闪烁的红灯永远没有尽头,路旁的街灯让世界亮的像白昼,整条街,整个城市,整个世界只有Eduardo和Mark,坐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辆车里,而Eduardo刚刚吻了Mark。

近到他唯一能想到的事就是他刚刚吻了Mark。

 

 

Mark的嘴在动。

Eduardo花了好一会儿才听出,他说“已经绿灯了”。

 

已经绿灯了。

整个世界又诡异地恢复了原样,因为Mark好像Eduardo没有吻他一样,在催促Eduardo赶紧开车驶离这个路口。清凉的晚风拂过Eduardo的头发,后面的车子在鸣笛催促,街灯太暗了,暗到Eduardo看不清Mark的表情,看不到Mark是什么时候把头了扭过去。

 

“这是最后一个红绿灯。”Mark说,“马上就到了。”

 

这段永无止尽的路要结束了。Eduardo的世界变成了“吻Mark之前”和“吻Mark之后”,“吻Mark之前”这段时间那么长,长到“吻Mark之后”只有一瞬间,而且这一瞬间已经结束了。因为,似乎Mark的世界根本就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

 

他们在路边停下车。

 

“谢谢你,Wardo。”Mark说。他没有转过头。

 

Eduardo没有说话。

Mark拉开车门走出去,整个世界异乎寻常的平静,平静到好像刚刚什么也没发生。Eduardo也打开车门,试探性地脚尖触底,想证明给自己刚刚不是他的想象。双脚触地的感觉没法证明给他刚刚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于是他伸手触碰自己的嘴唇,Mark的触感还在那里。这足以证明刚刚的一切都是真的。

 

 

Mark背对着他走向自己的房子,Eduardo绕到车的另一边,紧紧靠着自己的车,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然后闭上了眼睛。他一方面希望他们可以很快忘掉这件事,然后像刚刚的事情只是幻想一样继续不面对彼此的生活;一方面,他又希望Mark不要就这么一走了之,因为他们刚刚接吻了,真的接吻了。

 

 

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Mark又回来了。

“Wardo,我的车钥匙和家门钥匙都串在一起。”Mark说。

 

Eduardo斜靠着车门,几乎笑出了声。

他本来只是想礼貌地问个好,然后变成把Mark送回家,然后变成他吻了Mark。现在他们站在Mark的房子前,Mark丢了他所有的钥匙,而且他不能就这么把他扔在这里。

 

“我得去找Dustin,他有我家的钥匙。”Mark耸耸肩,向Eduardo走近了两步,“或者Sean,他住的地方离我家不远……”

 

“Mark。”Eduardo打断他,发出懊恼的声音。

Mark停住脚步,皱起眉。

 

然后Eduardo上前两步,揽住他的肩膀吻了他。

 

这感觉挺奇怪的,这么多年来他们连手都没有牵过一次,他们甚至不是情侣,他们只是曾经的最好的朋友,现在的商业伙伴。但是今天晚上Eduardo吻了Mark,两次。如果Mark刚刚就这么走进家门,那今天晚上就会成为一场梦,而且Eduardo可以保证,他再也没法像刚刚一样面对Mark了。

 

可是Mark没有。他没有自己家门的钥匙。于是他再次走向Eduardo。

 

他怎么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呢?上一次他们面对彼此的时候,Mark就像Eduardo没有在起诉他一样找他要Kirkland的门卡,而Eduardo就那么妥协了。现在他就像Eduardo没有吻过他一样走过来,暗示Eduardo载他去拿钥匙,Eduardo觉得自己也许只有再吻他一次,Mark才能不再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们一开始只是简单的唇齿相接,就像上一次一样。Eduardo并不自信,他觉得Mark还愿意走向他是因为他觉得这种事不会再次发生,他下定决心如果Mark有一丁点不情愿他就松开他,然后就从此再也不要面对Mark。但是Mark没有一点退缩的意思,相反,是他先用手环住Eduardo的腰,才让Eduardo想把舌头伸到他嘴里。Mark甚至向前得太厉害把Eduardo推得靠上了自己的车子,他的车不是一尘不染,但他完全不在意弄脏自己价值不菲的西装。

他心里只有吻Mark这一个念头。从他第一次遇见他他就该吻他,在派对昏暗的灯光下喝着廉价的碳酸饮料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或者在哈佛的网络崩溃的时候趁着大家都去睡觉偷偷吻他,或者在加勒比之夜,在Mark最开始提出Facebook的时候,在华氏二十度的天气里用Mark的吻取暖,或者在加州那个下雨的夜晚,不用质问Mark任何问题,只要吻他,让他尝到自己浑身的雨水的味道;或者,就在刚刚,他们都坐在车里的时候,他就该像现在一样吻他,吻到他们都呼吸困难,难舍难分到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彼此,而不是碰碰他的嘴唇就把他放走。他错过了那么多次机会,他要用这一次全部弥补回来。

直到Eduardo觉得自己实在无法继续呼吸,他才松开Mark的唇大口喘气,Mark脸红的可怕,头埋在Eduardo的肩膀处,Eduardo甚至能感受到他滚烫的脸颊的温度。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Eduardo先开口了。“抱歉。”他说。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抱歉,”Mark小口喘着气,“你想吻我,我也想吻你,所以……”

“抱歉我没早点吻你。”Eduardo说。

“对于今晚来说还不太晚。”Mark说,“对于我们也是。”

他们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Mark抬起头站好,看着Eduardo问:“你会带我去Dustin家拿钥匙吗?”

他没说Sean,很好。Eduardo叹了口气:“不会。”

Mark有看起来有点不解,但是他什么也没说,他只是一眨不眨地看着Eduardo。

 

“今天晚上你能忘记你的钥匙吗?我在酒店有房间,我还有一辆车。”Eduardo说,“你可以跟我住在一起,明天我会送你去上班。”

 

他厌倦帮Mark找东西了。找回塞在Mark帽子里里的邀请函,把他失踪的帽衫叠好放在床上,他们吵架的时候帮他打开啤酒,他还找到了那张带Mark去加州的银行卡。他在最恨Mark的时候,还把门卡给了Mark。

现在,他为什么要帮Mark找到钥匙,然后送他回家,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离开?

 

“好。”Mark说。

今晚Eduardo最终也没有找到Mark的钥匙。但是那无关紧要。



------------------------------------------------------

太晚更文就觉得写的都是雷文。

祝大家观看愉快!

评论(28)
热度(17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