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五件Eduardo帮Mark找到的东西(+一件他没有找到)(上)

 分级:G

 字数:4926

Summary:Mark总是丢东西。Eduardo(并不)总能帮他找回来。

 

1.

Eduardo第一次去AEPi的派对的时候迟到了几分钟。他匆忙赶到门口,发现自己前面的一个卷发男孩被两个高年级的男生拦在门外。走近的时候,他听见他说:“你们能在名单上找到我的名字,Mark Zuckerberg,现在可以放我进去了吗?”

“我知道,朋友,”守在门口的高年级的学生用有点戏谑的口吻说,“可是你没带邀请函,如果我随随便便把每个能说出一个名单上的名字的人都放进去,那我们的派对就不堪重负了。”

“我不是没带,我是找不到了。”自称是Mark的男生焦躁地反驳。两个高年级学生不友善地笑起来,不再理他。卷发男孩退了两步停到Eduardo身边,Eduardo听见他抱怨道:“早知道我就不该过来。”

Eduardo瞥了一眼两个表现的若无其事的高年级学生,翻了个白眼。他向来最讨厌那些自以为是的高年级学生和兄弟会以捉弄新人为乐的风气,如果老是让新来的人感到难堪他们以后怎么成为兄弟?

他想都没想就上前两步,把自己的邀请函递过去,同时提高声音说:“我朋友Mark的邀请函丢了,但是他确实收到了邀请函,我能作证。”

 

三个人同时瞪大了眼睛看向他,Eduardo不禁有点脸红,还好夜色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看着那两个高年级男生狐疑的表情,Eduardo索性一把把Mark揽到怀里,手环住他的肩膀,还使劲拍了拍以示亲密。卷发男孩一下就僵住了,他微不可查地扭动了一下,但是Eduardo还是坚定地扣着他不让他乱动,抬起头问那两个男生:“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呃,好啊。”其中一个人说,拉开了大门。另一个人挑了挑眉:“你朋友在这里算你走运,Zuckerberg先生。”

 

Mark没有说话,Eduardo不由分说地揽着他走进去。

 

他们一进去,Mark就甩开了Eduardo的手。他的表情在闪烁的灯光下阴晴不定:“我不认识你。”

Eduardo耸耸肩:“但是多亏了我你才能进来。”

Mark没说话,但脸色缓和了很多,于是Eduardo友好地冲他伸出手:“我是Eduardo,现在你认识我了。”

Mark嘟囔了一句,但是嘈杂的音乐让Eduardo没听清他在说什么。看见Eduardo一脸迷茫,Mark提高声音,前倾身体对着他的耳朵大声喊:“我是Mark。”

“我刚刚就知道这个了。”Eduardo忍不住笑起来。Mark不太高兴地点点头,Eduardo觉得他总是闷闷不乐的脸真是有趣。“我要去弄点喝的。”Mark说,扭头走向摆满饮料的桌子。

Eduardo漫不经心地盯着Mark的背影,突然发现他的帽子里塞了什么东西。他大声喊Mark的名字,但是Mark显然没听见,还在继续往前走,于是他迈开步子,拨开几个正在聊天和跳舞的人走到他身边,拍了一下Mark的肩膀。

“谁?”Mark惊慌地扭过头。

“我。”Eduardo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帽子里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抱歉,但是你帽子里塞了东西。”

Mark狐疑地看着Eduardo,Eduardo把东西递给他。他们一起在灯光下打开那张折的四四方方的纸,然后辨认出这是Mark的邀请函。

 

Mark愣了几秒,低声咒骂起来:“操,一定是Dustin弄的。”

“无意冒犯,”Eduardo说,“你的朋友真有趣。”

“他就是个不停地怂恿我来AEPi又把我的邀请函藏到帽子里让我出丑的混蛋。”Mark不满地说,把邀请函塞到裤子的兜里。“谢了。”然后他冲Eduardo点点头。

Eduardo也点点头。几秒钟之后,Mark犹豫着开口:“呃,你想和我一起去找点东西喝吗?”

“好啊。”Eduardo说。

 

他们再次走出派对的时候就成为了真的朋友。

 

 

2.

“操!”

Eduardo正斜靠在沙发扶手上昏昏欲睡,Mark的叫声让他一下惊醒了。他赶紧起身,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Mark——他打翻了一罐激浪。

“天哪Mark,”他说,急忙把笔记本电脑从Mark膝盖上拿过来放到一边,“小心点。”

Mark嘟嘟囔囔地抽了几张餐巾纸擦着自己被激浪毁了的帽衫,但是显然已经太迟了。Eduardo帮他把激浪罐子放到一边,又抽了几张纸巾使劲擦着他腹部的污渍:“还好电脑没事,去换件衣服就好了。”

Mark翻了个白眼,毫不迟疑地脱掉自己的帽衫,大大咧咧的动作让他帽衫下面的T恤卷了起来,露出一片腰部的皮肤。Eduardo毫无意识地盯着看了一会儿。

“我去拿件新帽衫。我马上就要去上课了。”Mark小声说,跃过Eduardo伸直的小腿跑到自己的房间。Eduardo迅速把目光从Mark身上移开,把电脑、披萨盒子和剩余的饮料都整齐放好,。

 

几分钟之后,Mark在房间里叫起来:“Dustin!你有没有见我的帽衫?”

Dustin正咀嚼着披萨全神贯注地看电视,完全没有注意到Mark在叫他。“Dustin!”Mark又叫了一声,Eduardo伸手碰碰Dustin的肩膀提醒他。

“怎么了Mark?”Dustin漫不经心地回答。

“帽衫,我的帽衫。”只穿着一件T恤的Mark从房间里走出来,斜靠着门框,“我怎么也找不到。我一会儿上课要穿。”

Dustin皱起眉头:“我不记得有见过你的帽衫啊。”

“我的好多东西都是在你那找到的,我的课本,我的旧键盘,我的红牛,况且上一次还是你去洗衣服。”

“好吧好吧,别说了Mark。”Dustin打断他,愁眉苦脸地思考起来。“我真的不记得了。”一分钟之后他宣布,“你能只穿T恤出去吗?”

“外面很冷,”Eduardo对Dustin说,然后扭头看向Mark。“你先穿我的走吧。我帮你找你的帽衫。”说着,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递给Mark。

Mark小心翼翼地接过黑色的The North Face外套穿上。有点大,但是很暖和。

“谢谢你,Wardo。”

 

他回宿舍的时候看见自己的帽衫被整齐地叠好放在床上,上面贴了一张便条:

 

Dustin把它忘到洗衣房了。我的外套你可以下次还给我。晚上见。:)

 

Mark把便条撕下来,压到自己的台式电脑键盘下面。

 

 

3.

Eduardo把他给Mark拿的啤酒放到柜子上。他反复读着Winklevoss兄弟给Mark写的律师函。Mark用大拇指摩挲着自己给自己拿的那瓶啤酒。

 

“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如果有任何不对的事,你可以告诉我。我想帮你。这是我们的事情。”Eduardo走到Mark面前,坐到桌子上,然后说。他顿了一下,“现在,你有任何需要告诉我的事吗?”

 

“没有。”Mark毫不迟疑地说。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之后Mark站起来。“你有见到启瓶器吗?”他开始在屋里毫无头绪地走来走去。他表情严肃,手紧紧握住啤酒瓶。Eduardo一言不发。他抬眼看了Mark一下,长长叹了口气。

然后他站起来走到门口的白板那里,拿起跟几只白板笔放到一起的启瓶器。他把启瓶器扔给Mark。Mark接住,小声说:“谢谢。”

 

白板上还留着Mark写写画画的痕迹。关于thefacebook的竞争对手,thefacebook的扩张计划。Eduardo相信无论如何,thefacebook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Mark不会让他失望的。

 

Eduardo走到Mark身前的小桌子旁边坐下。

“我们要怎么做?”他问Mark。

 

4.

Mark,Eduardo,Chris,Dustin都在他们的宿舍里疯狂地翻箱倒柜找那张被Mark弄丢的银行卡。

 

“这是我们的加州梦啊Mark,”Dustin一边打开冰箱一边说,“我以为你会晚上抱着它睡觉。”

“闭嘴,Dustin,”Mark没好气地打断他,“还有,我不可能把银行卡放到冰箱里。”

“我就是想喝点东西。”Dustin打开一罐汽水,冲在Mark房间翻找的Eduardo和Chris喊:“Wardo,Chris,你们找到了吗?”

“Mark,你的房间真的有点乱,”Chris一边翻Mark的床头柜一边说,“你不是应该只要有电脑就能快乐活下去吗?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从哪来的?”

“Mark的妈妈说他们家专门请了保姆来打扫房间!”Dustin唯恐天下不乱地喊道。Mark涨红了脸反驳他:“那是因为我的姐姐们!”

“好了好了,再仔细找一遍吧。”Eduardo说,第二次把Mark的键盘抬起来,底下层层叠叠夹了好多东西。这次他仔细地看了一遍那些皱巴巴的纸条,里面有一张写着“U DICK”的字条,他一下就明白是谁写的;有他们在便利店买东西的收据,Eduardo不知道Mark还会留这些东西;还有他们计算实习生工资和房租用的演草纸,还有Eduardo写的便利贴。

Eduardo想把便利贴撕下来看看是哪一张,突然发现银行卡就摇摇欲坠地粘在它后面。一定是Mark随手把银行卡塞到键盘下面正好粘到了便利贴上。之前翻来覆去地找却没把便利贴撕下来,没发现银行卡藏在这里。

“Mark!”Eduardo高兴地喊,“我找到了。”

 

大家全都冲过来围住Eduardo。Eduardo把便利贴有字的那一面朝下扣在桌子上,冲Mark挥挥银行卡。Mark忍不住笑起来,咧开嘴开心地笑,Eduardo好久没见他这样了。Dustin高高举起双手欢呼起来:“耶!加州!”

 

Eduardo把卡递给Mark,Mark还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里。“我们要通知那些实习生暑假去加州的事情了。”他快乐地对Eduardo说。

 

Eduardo微笑着点点头。他目送Mark走到冰箱旁边去拿汽水喝,悄悄把便利贴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写着,“我和DustinChris今晚都要去AEPi的加勒比之夜。一起来吗?

 

他微笑着把便利贴塞回键盘下面。

 

5.

今天的诉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Mark突然提出要去个厕所。

没人对此有意见,毕竟所有人一致同意他不在场会让诉讼轻松得多。Sy和Gretchen专心地争辩着,即使他们的委托人一个不在这里,另一个正心不在焉地盯着墙壁上的一个污点。

 

Mark离开的几秒种后Eduardo的手机震了一下。他无动于衷。所有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近来在干嘛,所以Eduardo不认为会有人来打扰他。也许是垃圾短信,他提醒自己下次来的时候要记住关掉手机。

 

他的手机继续震动起来。一下,两下,三下,好像是收到了很多条短信。Gretchen匆忙扭过头看了他一眼,Eduardo用口型告诉她抱歉,她摇摇头,又开始她的工作。

Eduardo悄悄掏出手机,手放在桌子底下,眼睛向下瞟着屏幕。一定是有什么急事的人才会给他发这么多短信。

 

看见屏幕上的发件人的时候他差点从自己的椅子上摔下来。

Mark。

 

Eduardo的心剧烈地跳起来,心跳声让他听不清自己的律师在说什么,毕竟他本来也没有在听。他焦躁地咬住自己的嘴唇,脸红的发烫。

他几乎要为自己在键盘上犹豫不决的颤抖手指感到羞耻了。他抬头看了一眼Mark空荡荡的座位,深深呼了一口气,打开了四条未读短信。

 

Wardo。

我退学时需要归还Kirkland的门卡。

我的找不到了。

我给过你一张。

 

Eduardo感觉自己被一双无形的手掐住了脖子。

 

他不知道为什么在发生了Mark没有去机场接他,Mark因为他冻结了银行账户在电话里大喊大叫,Peter告诉他他的股份被降到0.03%这些事之后,Mark居然还能让他这么生气。他总能找到理由,Mark连续编程了那么久他需要休息,他冻结银行账户确实是幼稚的冲动之举,他知道在Mark心里没有什么比Facebook更重要,他总能找到理由让自己不把一切都怪到Mark头上。

但是现在他没法控制自己的愤怒。他以为他早就不在意了,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夺回他应得的一切,但他才意识到自己还这么在乎Mark的一举一动。

他的手机掉到了地板上。整个屋子的人都扭过头看他,他咬牙切齿地弯下身子捡起自己的手机。

 

他为什么还能在经过了这么多事之后毫不迟疑地发给他这些短信?他为什么还能这样叫Eduardo?Gretchen说了他应该叫他Saverin先生,而不是像他们还是最好的朋友一样叫他Wardo。他不配这样叫他。

他为什么还留着Eduardo的手机号?Eduardo发誓自己再也不会跟Mark联系了,至少不因为私人原因联系。好吧,他也留着Mark的手机号,但是那是因为他不想费心打开自己的联系人列表删掉他的号码,因为那样就代表他一定会再一次看见Mark的名字。Mark是亿万富翁了,他以为Mark会换个号码的。

他为什么能这么坦然地找他要门卡?Eduardo留着那张门卡,但是他不会再去Kirkland了,他只是一个不喜欢扔东西的人。他凭什么会觉得Eduardo就愿意把那张门卡给他?

 

Eduardo的五脏六腑都翻滚起来。他紧紧握着拳头,指甲嵌进掌心。

 

这时Mark推门进来了。他面无表情,好像真的只是去上了个厕所,然后继续无所事事地旁观这场诉讼,平静的不像他是那个被起诉的人。

他不是。Eduardo想要尖叫。世界上只有他和Mark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Mark假装上厕所,其实去给他前最好朋友发了四条短信,坦然地找Eduardo要自己以前给他的门卡。不,他甚至没有开口要那张门卡,但是Eduardo就是明白他的意思,因为他是他最好的朋友。

Eduardo想起他以前攥着那张门卡一次一次走过Kirkland门口那条路,然后打开门,上楼梯,走进Mark的房间。

 

他自从摔烂Mark的电脑走出Facebook的大楼之后第一次感到悲伤。在这之前,他的心里被愤怒充满了,他带着愤怒起诉他,带着愤怒坐在这里回忆他们以前经历的一切,带着愤怒控诉Mark对他们的友谊肆意妄为,带着愤怒准备夺回他的一切。

但是他现在意识到他终于要和Mark分道扬镳了。Mark带走了他的钱,他的公式,他的公司,他的心,现在还要带走Kirkland的门卡。

那张门卡是Mark给他的。Mark现在需要它。如果Eduardo不愿意给他,他也不会介意。可Eduardo没理由不给他。Eduardo不会去没有Mark的Kirkland。他们都知道。

Eduardo闭上眼睛。

 

诉讼结束那天他告诉自己的律师他今晚有一些私人事务,晚点去参加他们庆祝获胜的晚餐。

他开着车围着大楼绕了几个圈子,然后走进大楼,回到他们诉讼的房间。

 

Mark背对着门在敲着键盘。听见门被推开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Eduardo的时候愣住了。

Eduardo紧紧闭着嘴,以防自己会说什么话。他从西服口袋里掏出那张门卡,向前几步放在Mark旁边。

他想过很久自己要不要说点什么,但是他最后选择什么也不说。

 

而从一切都开始脱离正轨以来,第一件关于Mark的、让他开心的事发生了。Mark也什么都没说。他看了一眼门卡,又看了一眼Eduardo,一动不动,紧闭着嘴。

Eduardo衷心地感谢Mark这么做。他不知道如果Mark开口了自己该如何回答,Mark聪明地避免了这种尴尬。坐电梯上来的时候,他想过如果Mark说些挽留的话或者道歉的话他可能会干什么,那些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让他希望Mark最好保持沉默。

 

谢天谢地Mark什么也没说。没有挽留,没有道歉,没有感谢。

Eduardo转身走出了房间。



------------------------------------------------------

不是新坑!以前出于对5+1的狂热喜爱写的。以前很多东西写的不太完整,等我修改好了就慢慢发上来。

下是5+1里的+1

评论(14)
热度(191)

©  | Powered by LOFTER